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酷录文学 >> 无法自拔 >> 番外7

一家人风风火火下楼的时候, 林美慧还带了脸盆跟提前做好的小被褥。电梯一到地下停车场, 许星远先跑了出去, 边跑边说:“我去开车, 姐夫你和姐姐坐在后面。”

怀荆抱着许星空, 让自己力量尽量平稳, 怀中许星空刚刚阵痛过去, 现在已经平复下来了。但许星空明显感觉到自己已经破水了,双腿并在一起,好像透过裙子流了出来。

因为预产期临近, 怀荆在淮城的医院里也替许星空预约了医生。刚到医院,许星空就被推入了产房,怀荆一同跟着进去了。

第一次生孩子, 过程比较焦灼, 怀荆全程无话,握着许星空的手, 听着她歇斯底里的用力, 脸色苍白。

但孩子并没有折腾许星空太久, 在万家鞭炮声中, 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响彻产房。与此同时, 怀荆悬在空中的心, 骤然落下。

他睫毛微颤,眨了眨眼,看着床上已经累脱力, 但却蓄着泪的许星空, 起身吻了吻她。

许星空没什么力气了,她感受着男人脸上的温度,脸颊摩擦,有些涩感,两人脸上都有些微汗。

许星空刚刚生产完,身体上有巨大的脱力和虚脱感,但她却觉得心里满满当当的。

“家属来剪一下脐带吧。”医生抱着婴儿,笑着说了一句。

“去吧。”许星空嗓子有些哑,她笑着的时候,唇色干燥而苍白,但脸上全是幸福。

怀荆现在的感觉还有些不太真切,他低头看着许星空,像是做梦一样。许星空说他圆满了她的人生,就在这一刻,怀荆才明白了她这句话的意思。

脐带一剪完,医生抱着孩子送到了许星空的怀里。许星空小心翼翼地抱着看着,尽管没有力气,却依然睁开了双眼。

小家伙刚出生,身上还皱巴巴的,皮肤透明,淡粉色的。哭过以后,小家伙眼睛还没睁开,小手张牙舞爪地挥动着。

怀荆拉着椅子坐在了旁边,许星空手指和孩子对在了一起,婴儿的手指太细了,又短。许星空一接触到,母子连心,小小的手指头传递着婴儿身上的温度,温暖了她的指心。

在许星空和小家伙对着手指的时候,旁边另外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指也对了过来。三根手指轻轻一碰,像跌落在水中的花瓣,在一家人心中荡开了一圈小小的涟漪。

许星空抬头,她看着怀荆,眼中闪烁着光芒,她说:“他好小。”

可不是好小,那小指头,被她和怀荆的指腹夹住,小到几乎感觉不到。

垂眸看着许星空,女人脸颊已经渐渐恢复了红润,鬓角的发丝因为脸上的潮气,蜷曲在柔嫩的耳边。她眼睛黑亮,里面全是喜悦,像是被雨后被雨水洗刷过的青山。

“他会长大。”怀荆说,他将视线放在孩子身上,眉眼渐渐温柔,他声音低沉,如沉睡的编钟被轻轻敲响。

“他会长大,然后,和我一起保护你。”

婴儿的成长,迅速到眨眼来不及看。但要成长到和怀荆保护她的地步,还是需要些时日的。现在,他还是个宝宝,还需要人照顾。

怕许星空刚生产完,大动会伤身体,怀荆将夏城已经预约好的月嫂团队带来了淮城,专程伺候许星空产后恢复。

待许星空月子做完,小家伙也不那么脆弱,怀荆才将许星空和宝宝接回了夏城。

在宝宝满七个月的时候,许星空也回了IO上班。离开宝宝上班的第一天,许星空这么温和安静的人,都有些心浮气躁。以前没有孩子的时候,倒没有那么想家,现在有了孩子,一会儿不见心里都难受。

但是是她自己选择的要继续她自己的事业,许星空将视线从办公室的钟表上收回,沉淀了一下心情后,继续准备明天出现场的资料。

陈婉婉拿了一份翻译资料过来,看着许星空还未安稳下去的眼神,将文件一放,笑道:“怎么了?想你家小慕慕啊?”

陈婉婉是过来人,一眼就看穿了许星空的想法。她抬头笑看着好友,微叹了口气,说:“嗯,我发现自己离不开他了。”

这是实话,每个妈妈都离不开自己的孩子。

鼻间轻声一笑,陈婉婉安慰似的拍了拍许星空的肩膀,笑道:“现在还是一天没见而已,以后孩子长大了,上幼儿园,上大学,最后结婚……见不着他的日子多了去了。”

康康已经七岁了,陈婉婉已经适应了七年,但许星空才刚生了七个月,被陈婉婉这么一说,她一时间还适应不过来。

陈婉婉看着她焦虑的样子,拿着文件夹磕了一下桌子,许星空抬头看她,陈婉婉扫了一眼阴盛阳衰的翻译部,笑道:“都这样,每个当妈的都是这么过来的。咱们部门这么多宝妈,有些休完四个月的产假就回来上班了,你还休了七个月呢。”

听了陈婉婉的话,许星空也扫了一眼办公室内,陈婉婉话糙理不糙,和孩子分开确实是每个妈妈都要迈出的一步。

在她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陈婉婉提醒她接电话,许星空按了接听。

电话是怀荆打来的,许星空刚一接,怀荆就说了一句。

“收拾一下,我带你回家。”

旁边陈婉婉听到了电话里怀荆的话,抬眼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下午两点。许星空看到了陈婉婉看钟表的动作,问了一句:“现在回去干什么?”

电话那端,怀荆似乎想了一会儿,半晌后说:“我想小慕了,你跟我一块回去看看。”

许星空:“……”

陈婉婉:“……”

许星空收拾了东西后,小跑着下了楼。有怀荆带着她翘班,她心里没有丝毫的罪恶感,反而沉浸在了马上就能看到宝宝的喜悦之中。

电梯刚到一楼,越过大厅,许星空看到了停在门口的车。她心下一笑,前台的人和她打着招呼,她回了一声后,跑出了门。

跑得有些急,许星空呼吸时带着喘,现在刚到九月中旬,一出门,暮夏热浪扑面,许星空赶紧上了车。

车里,怀荆穿着一身西装,修长的手指放在方向盘上,身体微微后靠,姿势慵懒而散漫。听到许星空开门,他眸光微动,原本清冷的眼神在看到坐在副驾驶上的许星空后,浮上了一层温柔。

许星空一坐下,脸因为跑得太快变得有些潮红,头发都有些乱了。怀荆伸手给她将头发弄顺,问了一句:“这么高兴?”

抬眼看着怀荆,许星空现在心里还扑通扑通跳着,她也没掩饰,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你不是因为想小慕了才带我回家的,你是因为我想小慕,所以才带我回家的。”她语气里带着雀跃,眼睛里闪烁着光芒,脸上全是快乐。

“也不是。”怀荆望着她高兴的样子,发动车子,淡淡地说了一句。

“啊?”许星空笑着疑惑了一下。

怀荆侧眸看了她一眼,女人因为疑惑,脸上的笑容顿了一顿,看上去像是被人突然抢走了坚果后还未反应过来的小仓鼠。

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方向盘,怀荆唇角微挑,沉声说:“我是因为想见你,所以才带你回家的。”

两点的阳光照透玻璃窗,一下照射到了她的心底。许星空的心尖儿像是流淌着被融化的巧克力,香甜地让她的眼角弯成了一轮圆月。

开车到家后,许星空从车上下来,就朝着家里跑去。

因为两人都要上班,怀荆请了一个专门的月嫂还有一个保姆照顾着宝宝。这些月嫂还是何遇推荐的,老实可靠,经验丰富,挺让许星空放心的。

许星空刚一进门,月嫂就看到了,她指了指宝宝房,说道:“刚醒,在自己玩儿呢。”

“麻烦了。”许星空朝着月嫂点点头,月嫂摇摇头示意没什么,然后就看着小两口一前一后地去了二楼的宝宝房。

宝宝房是客房改造的,里面的温度也调试到了宝宝的适宜温度。月嫂下去准备奶瓶的时候,上面是保姆看着,看到小两口进来,保姆笑了笑后,起身离开了。

许星空念了半天,待看到躺在摇篮里的小家伙时,像是漆黑的夜里突然亮起了一颗星,心一下就柔软了。

小家伙现在已经七个月了,身体也渐渐长开了。他肤色和双瞳的颜色随了怀荆,身体褪去了婴儿粉,变得通体雪白,长睫毛弯而浓密,一双浅褐色的琉璃眼珠,清澈明亮。

现在的小家伙还是包子脸,但桃花眼已经初具雏形,眼尾上挑,笑起来时,透着些与他父亲相同的□□。

小小的一只,就那么坐在婴儿车上,玩儿着手里的一个小玩具球,不哭不闹,十分可爱。

小家伙长相随了父亲,但性格却和怀荆完全不同。怀荆是清冷淡漠的,而小家伙像个小太阳一样,特别爱笑。

七个月的孩子,不但能发出声音,还能给你回应。现在就他自己,小家伙一只手捏着小软球,另外一只手握成拳头,放在嘴巴里咬着玩儿,时不时还“哇啊”两声,像个小话痨。

两点的阳光太过明亮,为了保护宝宝的眼睛,宝宝房间的窗帘拉着,房间只开了一盏适合小宝宝强度的灯,柔软的灯光铺洒了一地,弥漫着淡淡的奶香味。

宝宝房不算很大,里面放了一张床,一个婴儿车,还有一个摇篮,摇篮在床边,相距不过二十公分。这张床挺矮,躺在上面抬头就能看到摇篮内的宝宝。除此之外,摇篮和床附近铺了一层地毯,干净柔软。

床是许星空和怀荆睡的,在休产假的时候,夜里都是她和怀荆还有宝宝睡在一起,方便照顾宝宝。

夜晚起夜照顾孩子,对许星空来说,是一种人生的经历,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对于小慕空的照顾,她都是事必躬亲的。

她休产假,但怀荆不休,开始许星空怕影响他休息,让她回卧室睡,但他抱着她不撒手,不愿意走。好在小家伙晚上不怎么哭闹,定时起来哄喂就好,也没有太影响怀荆。

“宝宝,妈妈回来啦~”许星空脱掉鞋子,踩着柔软的地毯走到婴儿车边,坐在了矮床上,将宝宝抱在了怀里。

小家伙似乎认识许星空的声音,在许星空说完话后,他举着握得紧紧的小拳头,“哇”了一声,小奶音直击心底。

小家伙眼睛里闪烁着星光,躺在母亲的怀里,抬眼看着母亲,蹬了蹬脚。

许星空一笑,伸手戳了戳他的小拳头,小家伙将手张开,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指,还笑起来“啊~”了一声。

看着宝宝,许星空的心像是尘埃落定,踏实安稳了。她轻轻的晃了一下手指,带着小家伙又是高兴地一动,朝着她呀呀了两声。

许星空笑起来,扭头看着怀荆道:“他在跟我聊天。”

进门后,怀荆就将西装外套脱掉了,他处理了一天的文件,稍有些疲累。将领带松开,并未扯下,解开两粒领扣后,怀荆坐在许星空身边,双手撑在身后,视线下垂,神色淡淡地看着她怀里的小慕空,沉声道。

“你会说话吗,就跟妈妈聊天。”

“咿~”小家伙吐着泡泡回应了一句。

听了小家伙的回应,怀荆眉头一挑,侧眸看向许星空道:“他听不懂,也不会说,你现在还是先跟我聊天吧。”

许星空:“……”

当晚,许星空仍然在宝宝房睡的。但她工作了一上午,精力比起先前休产假时肯定不够用,晚上一觉睡过去,一夜没有起。

怀荆睡在她身边,夜里,摇篮中宝宝“咿呀”一声,让他睁开了眼睛。他从床上起来,先看了小家伙一眼。

小家伙果然醒了,一双浅褐色的眼睛,抬眼盯着站在摇篮前的怀荆。他看到熟悉的人,手指咬在嘴巴里,小胳膊小腿都在动着,不哭不闹,只是在笑。

没有任何人能抵抗小孩子的软萌冲击,怀荆自然也不能。父亲对于孩子的爱,是一种油然而生的感情,他控制不了,也不想控制。

走到宝宝身边,怀荆先给他换掉了尿不湿,换好后,宝宝舒服地“哇啊”了一声。

换完尿布后,怀荆起身去给小家伙冲了奶粉。冲完之后,拎着奶瓶走到了摇篮边。唇角勾起一抹笑,怀荆将奶瓶塞进小家伙嘴里,小家伙停止吃手,抱着奶瓶开始喝了起来。

现在是凌晨两点,要等着宝宝喝完奶,哄他入睡后,怀荆才能继续睡。

宝宝房里的窗帘拉得不太严,透了一丝清冷的月光进来。怀荆一手拿着奶瓶,抬眼看着漆黑夜空中的几点星光。房里十分安静,安静得能听到许星空匀称的呼吸,和宝宝吸吮奶水的声音,在这夜色中,让人内心安宁而满足。

小家伙一会儿就喝完了奶水,小手指敲着奶瓶,发出轻微的声响。怀荆回头看了一眼,将奶瓶收回。收回来后,他顺势检查了一下小家伙的尿不湿,然后给他换了一块新的。

小家伙全程十分配合,一双眼睛盯着父亲轻轻地咿呀着,像是在和他聊天,乖巧到不像话。

给小家伙整理完毕,怀荆回到了摇篮前。他身高太高,坐在矮床上时,还要躬身才能看到小家伙。这一次,他索性靠着矮床坐在了摇篮边。

坐下后,小家伙又是一声“啊哇”

怀荆回头,看着月色下宝宝肉嘟嘟的脸,轻笑一声道:“想和我聊天?”

小家伙“唔呀”了一声,含着手指笑着回应了一句。

如他下午和许星空说的那样,小家伙还小,听不懂别人说话,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他的声音,都是无意识的发出的。

而尽管如此,怀荆竟真的起了和他聊天的兴致。

他靠着矮床,侧过脸看着摇篮中的儿子,窗外那丝浅浅的月光打在他的脸上,将他五官轮廓打得更加精致深邃。

他声音很轻,轻得像是被许星空的呼吸声盖了过去。

“你的人生是属于你自己的,你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过十几年。你妈妈期盼你期盼了很久,这十几年,你要好好成长,不要让她担心,好不好?”

他说话的声音轻不可闻,而在他说话的时候,小家伙没有发出声音,仿佛在仔细听着。在怀荆说完后,小家伙“呀呀”两声,将小手舒展开,伸向了上方,像是要去抓取什么东西。

看着他的动作,怀荆轻笑一声,他伸出大大的手掌,让小家伙的整只手都贴在了他的手掌上。

父子俩,一只大手,一只小手,像是约定好了一样。

怀荆望着摇篮里其实什么也不懂的儿子,眉眼一柔,轻声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窗外月亮高悬,怀荆笑着将手收了回来。他背靠在矮床上,身后是熟睡的妻子和孩子,室内一片安恬。

许星空说她这一生因他而圆满,而他又何尝不是。

喜欢无法自拔请大家收藏:(www.ku6cn.com)无法自拔酷录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无法自拔最新章节 - 无法自拔全文阅读 - 无法自拔txt下载 - 西方经济学的全部小说 - 无法自拔 酷录文学

猜你喜欢: 总裁,我要离婚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陌陆一长欢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先婚厚爱娇妻太甜,帝少宠上天在劫难逃重生八零撩人军婚司令夫人四神集团④·家养小老婆为你着魔盛世军婚重生天才鬼医遛鬼天价前妻纯情丫头火辣辣再见,乔先生首长的宝贝探虚陵现代篇福宝的七十年代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豪门小老婆快穿之完美命运军婚晚爱宦海特种兵
完本推荐: 嫡女心计全文阅读错嫁良缘全文阅读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全文阅读竹木狼马全文阅读仙界科技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全文阅读医手遮天全文阅读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交锋全文阅读位面之穿梭系统全文阅读逆天战神全文阅读紫川全文阅读修仙狂徒全文阅读重生校园之商女全文阅读十方神王全文阅读邪冰傲天全文阅读末世求生录全文阅读蜀山剑宗系统全文阅读活人禁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网游之止戈三国韩娱之崛起我在明朝当国公花都最强医神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仙草供应商末世之渊世界最强的魔法师是个可爱少年魔临诺克提斯的王之军势攻略小社会精灵之奇妙之旅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永恒圣王前方高能重生世子爷重生之修罗归来麻衣神算子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影视世界当神探我有神级键盘来自未来的神探最强小农民逆天神医妃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奶爸戏精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清初情缘师道成圣一品容华

无法自拔最新章节手机版 - 无法自拔全文阅读手机版 - 无法自拔txt下载手机版 - 西方经济学的全部小说 - 无法自拔 酷录文学移动版 - 酷录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