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酷录文学 >> 后福 >> 第375章 行径

正心焦之时,就见穿堂那头进来了人,一看是辛乙,便连忙起了身。

辛乙到了跟前,说道:“去把世子爷寝室的香点点罢,爷这会儿在露台吃茶,暂且还不会回来。”

青霞怔住:“爷不是说要醒酒汤和热水么?奴婢早都准备好了。”

“不用了。”辛乙道:“爷已经沐浴过,也解过酒了。对了,浅芸这会儿在前边儿侍候着,你只管料理好这边琐事就成了。”

青霞听得这话,顿如石化般僵在那里!

已经沐浴过,解过酒,而且浅芸还在露台侍侯,这是什么意思!是说这一切都是浅芸在旁边侍侯做下来的吗?

这个贱*人!

青霞气得喉头腥甜,手脚发凉,若不是当着辛乙的面,她几乎就要能骂出口来!

“还站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辛乙睨着她。

她咬牙称了声是,回转了身来。

到了院内,又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做事?草草地薰了香,便就坐在椅上掐手绢子。

然后越掐两手越抖,明明是两个人共同服侍,如今又只得浅芸一人近前侍候!听辛乙那口气,活似是韩稷已然准备抬举浅芸似的,她不怪辛乙,辛乙是颐风堂的管事,她想怪也怪不上,她只怪浅芸那个贱*人,一定是她耍的阴私手段,一定是!

心思翻到这里,许多前事就一股脑儿涌上来了,近来她在她手下没得过半点好脸色,她到底做错什么了,竟惹得她这样敌视她?如今她们都是颐风堂的人,如果让浅芸抢先得了机会,那她日后还有什么出头之日?

她瞪了眼露台方向,微微地吸一口气,一双杏眼立时变得阴冷。

露台这里,韩稷盘腿坐在席上打坐。

浅芸在帘栊下目不轩睛地盯着他,虽然月光淡淡,檐下也只有灯笼照着,但想要看清楚一张脸还是很容易。面前的他有着一双斜飞的眉,挺直的鼻子,以及一张利落的薄唇。双眼虽然闭着,但眼帘线却微微上挑,带着丝邪气,又有一丝凛然傲慢之气。

浅芸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魏国公固然也是不错的,但他又稍嫌没有特色,像世人心目中的杨戬,而韩稷,则像是传说中的凤凰,每一眼都不免让人惊艳。

浅芸从前当然也见过她,但却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而且拥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打量他。一时就出了神,也禁不住有些心猿意马,不知道他那眉眼鼻梁触摸起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正瞧得入神,忽然,韩稷蹙眉睁开了眼,像是感觉到她的注视似的,目光瞬间便落在了她的脸上。浅芸心头狂跳,连忙低下头。

韩稷淡淡瞥了她一眼,遂撑地起身,抬步下了台阶。

浅芸纵使心慌,也没忘立刻跟上去,一路回到后院,韩稷在房门前止步,目光往西面月亮门下睃了睃,然后便指着小厮们道:“再去端碗茶来。”

浅芸见得小厮下去,连忙上前来打帘子。

韩稷扭头看了她一眼,竟破天荒笑了一笑。

浅芸激动得手都在抖了,等他前脚进门,她后脚便跟了进去。

月亮门这边青霞见得这一幕,眼里的寒意更甚了,她低头想了想,又轻轻上了庑廊,避开别的下人,走到了侧窗下。

韩稷进了屋,在屏风下榻上坐下,浅芸欲上来给他宽衣,韩稷在她还距离三尺远的地方伸手阻住了,说道:“我去里屋歇歇,茶来了你放外头就成。”

浅芸只得止住。

韩稷进屋之后歪在凉簟上,目光却透过门口的落纱绣屏闲适地打量着侧窗下。

侧窗下青霞听见韩稷那般交代着,垂眸想了想,立时便就悄然转身出了庑廊,来到房里头。

浅芸正在抚弄架上花草,见了她进来便瞥了她一眼。

青霞也只当没看见,立在帘栊下眼观鼻鼻观心。

不多时小厮端了茶进来,见韩稷不在屋里,便要端着茶退出。浅芸迎上去道:“哥儿给我吧,爷交代了茶来了就放在外间摊着。”

小厮想了想,便就给了她。

浅芸高兴地接过来放在桌上,仔细地拿镂空的缠枝牡丹花铜罩罩上,然后再瞥了青霞一眼,扭到那头去关窗了。

青霞一双手掐得死紧,看了看里屋并没有动静,也看不到桌子这边,遂飞快走到桌旁,揭开铜罩,将手上鄂氏给的那瓶药末倒进茶碗里,伸手搅了搅,然后再扣上铜罩,退了回去。

这一连串做下来,几乎就在一刹那之间,浅芸也只够在那头开启半扇窗。

青霞回到帘栊下一颗心才来得及开始跳,看了眼浅芸后她又立即出了门。

屋梁上韩稷冷眼望着这一切,又悄无声息地顺着屋梁回到里间。

浅芸正开了窗回到屋里,里屋就传来咳嗽声,紧接着韩稷从屋里走出来,说道:“你们谁去请一请太太过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找她商议。”

韩稷是儿子,鄂氏是母亲,就是有事商议也该是他去鄂氏那儿。但是屋前屋后的小厮都是韩稷的人,浅芸又满门子心思要讨得他欢心,因而竟没有一个抱着疑虑。见着小厮们去了,浅芸便就拿着扇子替他打扇,又揭了铜罩端了茶到他面前。

韩稷只当是没看见,闲闲坐在那碗茶旁,一面手摸着下巴一面望着门外,也并不说话。

鄂氏这边因为暑热,这些日子歇得也晚了,正在抱厦里乘着凉,宁嬷嬷就进来说:“太太,世子爷那边说有重要的事情请太太过去相商,也不知道出什么古怪?”

鄂氏也从一堆书札中抬起头,顺眼看了看对面的漏刻:“请我过去?”

都已经将近亥时了,他这会儿寻她过去做什么?而自打他抢了这世子之位以来,他和她也没正经说过什么话,突然之间把她叫过去,莫不是浅芸她们说什么漏子了?

她望着宁嬷嬷:“那两个丫头,没出什么事罢?”

宁嬷嬷沉吟:“就先前听说又在斗气,其余没别的了。”

鄂氏沉默下来。韩稷没事肯定是不会让人来请她,可她若是不去,他会不会借此生出什么事来呢?上回往他房里塞丫鬟他必然是憋了一肚子火,而他身后又还有个不明状况的老夫人在给他撑腰,若是不给他点面子,他万一闹将起来惊动了老夫人,对自己也没有好处。

想了想,她说道:“掌灯,去颐风堂。”

韩稷依然故我地静坐在后院房中,神色自如,看不出喜怒。

浅芸却不知道他去请鄂氏做什么,先前还未觉什么,后来见他这模样一久,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没多会儿院门外就进来了一行人,廊下有人迎上前,似乎是辛乙。就听得那边厢低语了几句,一行人又径直往这边厢走过来。门外站着的青霞见得是鄂氏,连忙也躬身退后,随着她一道进了屋来。

“大半夜的,你有什么要事相商?”

鄂氏一进门,扫眼见青霞浅芸完好如初立在一旁,一颗心便放回了肚里。

韩稷站起来,指着上方道:“母亲先请坐。”

鄂氏听到这声“母亲”,真是格外刺耳,往他看去一眼,然后在他左首坐下,等小厮们上了茶,她便说道:“有什么事情便说罢。”

“既然来了,母亲就不必着急了。”韩稷坐下去,手上折扇一指桌上那碗早就摊凉了的茶,然后道:“承蒙母亲关照,特特地送来了两个丫鬟侍候我,我今儿请母亲过来,就是为着特地向您表达谢意的。顺便,也让您看看她们在这里服侍的怎么样。”

说着,他望着浅芸:“这茶是谁泡的?”

鄂氏闻言已皱了眉。

而浅芸心里也已然慌张:“是,是泽衍泡来的。”她指着先前去沏茶的小厮。

韩稷道:“那,都有谁碰过它?”

浅芸愈加慌了:“没,没有谁。”说完又觉并不符实,又连连急急地补充:“奴婢只是接了过来放在桌上,怕有蚊虫落进去,故而加了个罩子。”

韩稷扬唇一笑,望着她:“喝掉它。”

他这么一来,鄂氏也不由变了色,“你这是什么意思?”她虽然看不懂他想干什么,可怎么也能肯定他绝没安什么好心。

韩稷抬起头,眼里有着如寒冰一般的冷,“我在赏茶给我的奴才喝,这有什么不对吗母亲?”

鄂氏噎住。

而浅芸面上一派惶恐。

青霞面上也有错愕,看看韩稷又看看鄂氏,目光闪烁,似乎心念转得非常之快。

“我,奴婢……”浅芸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很明显韩稷的用意很古怪,可是她摸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刚刚一切不都还好好的吗?怎么到了这会儿,不但请来了鄂氏,还逼着她吃茶?她不知道吃了这茶有什么后果,但是,她又能够不吃吗?

“你不喝?那就青霞喝。”韩稷目光又瞥到青霞脸上。

青霞脸色一白,两腿筛糠似的便要跪下来。她知道韩稷身手很不错,虽然没有见识过,但从他眼下的反应看来,他必然是已经知道这茶里被做了手脚。颐风堂的人对他都很忠心,只有她们俩和芍药海棠是新来的,所以他便锁定了她们两个,同时又把鄂氏给请了过来。

喜欢后福请大家收藏:(www.ku6cn.com)后福酷录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后福最新章节 - 后福全文阅读 - 后福txt下载 - 青铜穗的全部小说 - 后福 酷录文学

猜你喜欢: 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绝色狂妃空间之农女的锦绣庄园纨绔世子妃吉时医到威武不能娶海月明珠云胡不喜榴绽朱门斗春归夫君好粘人特工王妃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嫡女策家有懒妻,夫君请笑纳重生之嫡女祸妃弃妇归来(重生)闺中记善终妻为上侯门毒妃媚者无双掌家娘子长女重生最强女帝重生嫡女有空间
完本推荐: 一拳奶爸全文阅读魅世青莲全文阅读我被系统托管了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中华武将召唤系统全文阅读万界直播之大土豪全文阅读重生农家媳全文阅读盛宠之毒医世子妃全文阅读金鳞开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阴阳鬼探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奉纸橙婚,幸孕生猛妻全文阅读金牌:全系召唤师全文阅读全民进化时代全文阅读贴身兵王全文阅读林家有女初修仙全文阅读军工霸业全文阅读重生小地主全文阅读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汉阙山河盛宴家有悍妻怎么破修改超凡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巧为农家女陆少的暖婚新妻重生之时代霸主都市绝品仙医美漫之道门修士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基地金色绿茵娇藏策行三国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影视世界游记至高主宰我家爹娘超凶的踏星我和二哈共系统地球穿越时代霸天武魂豪婿仙宫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咸鱼的自救攻略宋先生你又装病

后福最新章节手机版 - 后福全文阅读手机版 - 后福txt下载手机版 - 青铜穗的全部小说 - 后福 酷录文学移动版 - 酷录文学手机站